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

白凱文-日本筑波大學附設醫院見習 心得報告

 首次前往異地學習,就是前往既熟悉又陌生的日本了。 前一個course才剛結束,便慌忙地打包行李前往機場,踏上未知的旅程。 在筑波的course分別是兩個禮拜的心外與兩個禮拜的腎內;前者是由於日劇醫龍的嚮往,也可以說是自己對醫學興趣的源頭,後者則是筑波方面幫我選的。
  基本上,日本這邊的CLERK作息跟台灣的作息也是差不多的,只是空閒的時間更多。先來說說前兩周的心外吧。 這裡呢是早上740開始晨會,但R要在教授查房之前先查過一次,所以我們7點就要出現在ICU了。每天早晨的交班,都非常的迅速且有效率,負責的人報告著病人的data,簡明扼要,就連clerk也能完整的把病人的狀態,手術紀錄,何時拔管,何時出icu等報的非常好,讓我十分震驚。 跟著R查完房,接著就是與VS和教授的晨會時間。在日本大學,與台灣不同的是,一個科別只會有一個教授。晨會的形式就跟台灣差不多,也是把住院病人的狀況報一遍,然後再把今天要開刀的病人術式、流程、需要注意的data或影像看過一次。 值得一提的是,這裡的外科會把手術的流程印出來,在晨會跟所有人討論,確認沒有問題之後才開刀,而發下的手術流程也可以帶入刀房,算是非常方便! 或許這裡,台灣的clerk就會說,手術流程跟術式我們可以用手機或平板查阿。對,在台灣可以,但在日本,醫院內是不能用手機的,所以我們在台灣熟悉的uptodatepubmedgoogle大神等,在日本的醫院都起不了作用。 所以在筑波也只能在前一天查好明天的開什麼刀,然後在前一天預習了! 在這裡,一天一個team大概就只有一個手術,所以其實loading真的沒有台灣這麼重。而且,這裡看手術的品質很好,有一個攝影機給clerk觀摩,所以不會造成沒有刷手上,就只能在旁邊探頭探腦的情形~ 在刀房裡有許多有趣的事,像這裡的學生普遍英文都不太好,再跟他們溝通的時候往往就需要用上很多心力,跟肢體語言! 譬如說我們在討論解剖構造的時候,英文就是NG,反而要用漢字才是正解。而我見習期間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小兒心臟外科的手術,病人是一個左心發育不全的病人hypoplastic left heart syndrome,需要動三次手術,將左心功能交由右心來接管。正常人的心臟就跟拳頭差不多大,而在一個嬰兒拳頭大小的視野裡,心外醫生要裝上人工心肺、將血管縫合,所有動作都非常小心翼翼,真的是嘆為觀止!
  因為我是四月到日本,剛好是日本的櫻花季,學校周圍就開了許多的櫻花,不免俗的也來講講賞櫻的心得! 這裡的學生說,櫻花之所以美,就是因為他短暫。確實,從盛開到凋落,只有兩個禮拜,遇到下雨或是大風,壽命只會更短! 這麼說起來,賞櫻又多了一種淒美呢~ 我非常幸運,到日本時,剛好是櫻花盛開的時候,所到之處都開滿了櫻花,甚至可以說是怒放,每個枝頭都爭奇鬥艷,看得地上的歇息的人好不開心。 在日本賞櫻,可以說是野餐的究極奢華版本,把酒言歡,滿桌佳餚,空氣中瀰漫的一股歡愉。是的,雖然櫻花本身沒有任何氣味,但賞櫻卻能品嘗到各式各樣美食的芬芳喔~






上圖是學校旁邊的天久保公園,櫻花盛開時,時常可以看到學生席地而坐,飲酒野餐。有些學生甚至連懶人椅都搬出來了,真的非常熱鬧~ 看著夕陽灑在公園裡,是奢侈的清閒。




上圖是在三島市的三嶋大社--神池,因為接近櫻花的尾聲,加上前一日下大雨,剛好打謝了櫻花,讓整個湖面佈滿花瓣,抬頭還有櫻吹雪可以看,來對時候了  若這張沒有我的入境,應該就是人間仙境了!



而在腎內的兩個禮拜,可以說是最開心的兩個禮拜! 讓我娓娓道來,跟心外一樣每天都有晨會,但是早上八點才開始,真的太佛心了! 而且腎內的教學很棒,每天查完房,圖片中的甲斐醫師,就會聽CLERK的報告,然後再開始一天的課程,雖然大部分都是日文進行,但甲斐醫師非常好,為了顧及我的學習理解,還是會翻成英文(偶爾)














 加上有漢字輔助,其實課程都是聽得懂的~ 而在腎內,我交到了許多好朋友,大概是因為吃貨的個性比較相合,我與這群CLERK組員非常的有默契~ 第一天開始就交接了許多周邊餐廳的訊息,也帶我到周遭的景點參觀,要是第一周就在腎內該有多好!













但在腎內可不是只有遊玩,認真學習當然不能少。在日本的醫療分級很確實,會到醫學中心的病人疾病都比較複雜,我在台南郭綜合時看到的多為CKD病患的回診和洗腎;但在筑波,可以看到更多AKInephritic syndrome,急性處理等等。 在筑波,洗腎用的人工血管,可是腎內進開刀房自己開刀處理,真是嚇到我了,內科不動刀的刻板印象就這樣被打破了! 我在腎內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圖片中頭髮斑白的clerk—永井以及充當我腎內翻譯機的梅山。 前者是一位牙醫師,然後繼續進攻醫學學位,令人肅然起敬;後者則是時常照顧我日常生活,並規劃要去筑波或周末應該去哪裡踏青的組內開心果。空閒時,我們會一起討論病人,討論治療選擇,以及可能的病理機轉。雖然日本的病歷全部都是用日文書寫,但是這兩位會非常努力的跟我比手畫腳的討論,讓我似懂非懂的進入話題,真是非常感謝他們!
這裡的clerk跟台灣一樣,也是要寫病歷的,所以也要到床邊做理學檢查,抄lab datavital sign,看到就覺得很親切,原來在隔了這麼遠的日本,clerk做的事情也差不多阿~
  期間,梅山跟永井也常帶我體驗日本的飲食文化,像是100yen的迴轉壽司,日本粗點心小舖(有點像雜貨店),兩國珍奶的大不同,以及最讓人難以忘懷的---大阪燒DIY吃到飽! 真是結合美食與樂趣的一個藝術! 這兩周,瓦解了我對日本人比較冷漠的刻板印象,在跟他們溝通的同時,我感受到了他們的熱情,體貼,和友善,這些完全跨越了名為語言和國籍的隔閡~
  總結在日本的一個月,確實看到了台灣跟日本兩地醫療的不同,也感受到日本文化的洗禮。例如每到一個地方就要很有禮貌的打招呼等。 而相較於台灣比較普及而氾濫的醫療,日本的醫療更像是分工有序的精密儀器,而且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日本技術的領先,像是已經在使用3D列印製作肝臟模型輔助動刀醫生提前熟悉血管位置,更能夠將CT資料輸入app,直接可以在平板上模擬開刀,也有裸視3D的技術,術中也能夠用手勢操控CT影像,不用叫clerk跑去電腦滑滑鼠,也不用離開手術台,技術上方便許多! 在日本的教學很容易吸收,不會有過多過長的時數,許多課程都是30分鐘內結束,大多以討論的方式進行,非常的輕鬆,但質量卻不輸台灣的教學! 一個月來,完成了自己想一窺日本心外的心願,走遍各地櫻花盛開的景點,意外地在腎內學習了不少ckd以外的知識(交流了不少台灣跟日本的風俗名情),更是開闊了我的國際視野、也讓我建立了美好可貴的友誼。相信在日本留下學習的足跡有朝一日也會在台灣發揮作用的~感謝在日本遇到的所有人事物,謝謝你們給了我一個無可取代的回憶!